小红豆茶羹

【快新】吃醋了吗亲爱的?




summary:

“啊——我还从来没见过新一因为什么吃我的醋唉。”

.

★快新only向,恋爱使人ooc......咳,ooc的话我的锅
★3/4组互为好友设定
★全程撒糖无虐,请放心食用




服部无语地看着吃甜品吃到醉倒在桌上的憔悴黑羽。此时的黑羽没骨头地只瘫着一个头,嘴里含着的铁勺随着他出声说话而显得摇摇欲坠。

“......就因为这个?”服部的声线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打人,“你让我翘了答应和叶的什么什么画展,顶着被她打断脊椎骨的风险来听你的一句毫无意义的牢骚?”

黑羽眨了眨眼,抬起头来:“......当然不是啦!”他猛然坐直了身子,摆正姿态,眼神里写满了一万个认真。


“怎么可能只有一句呢!新一的过分绝对超乎你想象!”


“......”服部露出了个善解人意的微笑。他拿起自己的大衣礼貌道:“再......啊不,永别。”

“等等等等别走啊平次!我错了我错了!至少等我再说一句......两句!五句!就十句!”

“滚!!!”


好不容易挽留下来了自己的心灵树洞,黑羽发誓自己下次一定请他吃一顿超豪华的大阪烧后终于勉强安抚下来了这位气呼呼的大阪少年。
黑羽叹了口气,移开自己空了的菠萝水果蛋糕盘,转而拿起下一盘巧克力布朗尼。

抱着胸的服部稍微有点看不下去,嘴角抽了抽:“喂喂,你这么吃真的不会腻死吗?”

黑羽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只有甜食才能安抚我受伤的心。”

“说实话,工藤到底对你干吗了?”服部忍不住开口问,“虽然你平时也矫情,但还真不至于到现在这样......呃、借甜消愁?”

“某位肤色白皙的先生,请注意一下你的言辞。什么叫我平时也矫情?!每次都是新一他太过分了好吗!”

无视了服部因为自己的话首变得更黑的脸色,黑羽单手拖着下巴咬勺子:“明明我准备了那么久的怪盗样surprise却因为莫名其妙的一个案子跑走了;特意给他烤了柠檬派结果最后就一句太甜打发我;邀请晚上吃个饭就因为调查资料就拒绝了......甚至最后情人节连一块义理巧克力都没给我!”

黑羽越说越憋屈,越说越气愤,勺下的布朗尼已经被他戳得不成样子。“还真相只有一个呢,他跟真相过一辈子去吧!他怎么不知道恋人只有一个啊!”

“你现在就像个被丈夫无情抛弃的怨妇。”服部没有发表意见,无情指出。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因为新一那家伙......”黑羽快斗咬牙切齿,黑羽快斗面目可憎。“尤其是今天......”

“?”眼见话题终于拉到了正点上,服部意思意思顺着话把接道,“工藤怎么了?”

“一个女生对他有意思,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接近他。他也没防备,就被人家利用了廉价的正义感牵着鼻子走了。我跟他说要是还想要我这个男朋友就跟那个女生挑明了吧,他竟然鄙视我说我总瞎想思维粉红!”黑羽一说这事就来气,整个人激动得都快要跳起来。“好家伙,可爱小女生的感情就重要了是吧,我的感情在他眼前就不值一提?我要这次再轻易认输就喝一整壶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停停停,”服部揉了揉眉头,“万一人家真对工藤没那感觉呢?会不会是你滤镜加多了?”

黑羽从鼻孔里出气,“他能骗得过那个情商负数的案件狂魔,能骗得过迷倒万千少女的怪盗KID么!这种套路我再熟悉不过了,这种手段用在只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身上都是信手沾来。”

“呃,我想工藤还是比较保守的?”意识到面前这位是黑羽.女装大佬.快斗的服部识相的没有追问“你怎么会这么熟练啊”,换了个相对保险的问题。

“那个女生就是看新一这点才没提过分的要求,打算温水煮青蛙。”黑羽撇撇嘴,“长得挺漂亮心里不知道打什么算盘,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服部看着对面表面上是个正经的普通高中生,殊不知其是潜在的女装癖爱好(工藤语)患者认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呢?你怎么办?”

“新一虽然嘴上替那个女生开脱,估计这时候心里也该设防了,所以我就不用担心他被外面什么女的勾走了。我就是气不过他把我的吃味看得那么轻,好像我的吃醋就是儿戏,根本不当回事。”说到这里黑羽又叹了口气,连吃甜品的心情都没有了,他转头望着寒风瑟瑟的窗外,“......新一他对感情迟钝得要死,也没看他吃过我的醋,估计是体会不到我这种心情的吧。”

服部看眼前的怪盗先生就如窗外天气般的悲凉的模样硬是把到了嗓子眼里的“其实你吃醋吃得也挺过火”给咽了下去,“那你和工藤......?”

“我和他吵了一架,然后就约你出来吃东西解闷了。”黑羽耸了耸肩,“他固执得很,我也不想妥协,你懂我的意思。”

服部左思右想说不出来一句安慰的话,毕竟侦探都是恋爱白痴这一定理他也是无法逃避的情商负数,相比黑羽显然提不出什么绝妙的建议来。他挠了挠头,犹豫地问道:“......那你今天晚上是回不了家了?”

“喂喂,别说的我这么凄惨啊。”黑羽瞪着半月眼控诉着,“即使是事实也委婉点?”

“不是,我的意思是,”服部摆着手试图补救,他顿了顿还是献出了自己微薄的诚意,“......你要不先住我家?我家客房还是蛮多的。”

黑羽闻言夸张地睁大了眼睛,“真的吗?!你家当真方便?!”

服部嘲讽:“就你还在意方不方便这一说?”

黑羽嘿嘿一笑,佯装要来个亲亲抱抱的模样:“真不愧是我的好哥们!来啵一个!”

“滚滚滚要是工藤来了你像个什么样子!”
“嗤,新一他估计还在家看他的侦探小说呢。”黑羽的语气又酸起来,“翻来覆去能看百八十遍,背都该背过了吧。”

服部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连小说的醋都能吃,也难怪工藤和他吵架了。

“既然你要住我家,日常用品总得备好吧?牙刷杯子什么的都回家拿了再说。”

“什么啊,我要是回家肯定会碰到新一的啊,那冷战不就没意义了吗。”

“?为什么?反正工藤又不可能主动找你说话。”

黑羽露出了沉痛的神色。“不行,我看他脸就心软,和我脸长得一模一样,太帅了。”

“......”

“你家就没什么备份吗?”
服部无奈望天。“......你欠我一个人情,工藤要是知道了肯定得甩我脸色看。”

黑羽知道服部这是答应的意思,一脸笑嘻嘻,“那就这么定了,谢啦。”



五个小时前。

“你简直是在无理取闹。”工藤脸色沉得和服部肤色有一拼,“她那次约我是因为她是教授的课堂助手,而我要拿的资料正好她也需要,顺路帮她再打一份而已。而我晚上出去没通知你和这个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因为又有了新案子发生,我得赶过去处理。你究竟在误会什么?”

“我无理取闹?我误会?”黑羽怒极反笑,他用手指着工藤的胸口道:“名侦探,你消失了一个晚上,在这之前唯一见面的就是一个对你有意思的小女生,身为你男朋友的我为什么就不能管管了?还有我早就想朝你说这句话了,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了,有什么事就不能告诉我?!”

工藤蹙起眉头:“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不告诉你,我只是没时间,在处理案件的时候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分给私事。”

“哪怕你在处理这些鬼东西之前给我发一条消息也好,保证用不了你一分钟的时间!你真是大公无私啊名侦探,为了伟大的公众利益把你和我的相处时间榨干得滴水不漏,而你却有时间陪其他人消遣?!”黑羽明显是气急了,声音都高了几个八度。语毕他喘了几口气,转头发狠地揉了把自己的眼前乱七八糟的刘海,“也许我在你心里就没那么重要吧。”

工藤听了这话心下一颤,脸上也带上了几分怒色,“你什么意思?你真觉得我和那个女生有关系?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

黑羽垂下手,没把视线再放回工藤身上,“你的话根本不会懂的,新一。我不是在计较这单单一件事,如果我一个晚上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你——”



“那一定是在偷宝石。”
服部一边吃零食一边听八卦听得不亦乐乎,“不对啊,反正你偷宝石之前会发张预告函,工藤他想不知道都难。”

“不要打断我说话啊!我正讲到我抒情的地方呢!”黑羽气冲冲的摇了摇拳头,“啊啊啊真是!气氛全没了!”

“哈哈抱歉抱歉,毕竟太有趣了吗,就忍不住插个嘴。”
“你竟然把人家的吵架当故事听??服部平次我看错你了!”

“呃,我发誓我没有。”服部做了个一看就很假的正经脸,“所以然后呢?”

黑羽不爽地瞥了眼平次,“我说了【我要是消失一晚上,难道你不会担心我吗?担心之余后来却发现我跟着别人一直呆在一起,你不会难受吗?】这样的话。”

“嗯嗯,工藤的反应呢?”

“我没看,关门走人了。”黑羽耸了耸肩。

服部夸张地感叹,“啊——我还以为结局会很精彩来着——”
“你这混蛋果然还是当故事听了吧?!!”



正当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电话铃适时地响了。服部赶紧假借接电话的借口逃,也没看什么号码就接了起来:“喂喂,这里是服部。”

“服部,是我,工藤。”


黑羽和服部同时踉跄了一下。

“哈...哈哈,是工藤啊,找我有什么事吗?”服部干笑了几声以缓尴尬,索性工藤似乎也没有闲情去注意他拙劣演技的意思。

“嗯,那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服部,你......碰见快斗了吗?”

哈?
服部把脸转向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彼时的黑羽正疯狂地打着叉叉的手势。

“呃,没有啊,那家伙是不是又跑去哪瞎逛了啊,”服部支支吾吾,感觉自己对着好友昧着良心撒谎的感觉简直糟糕透了,更可怕的是还要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你找他?”

“嗯,我找过附近的所有甜品店了,平时他没事的时候都会泡在那里,但这次不在。”
工藤的声音不高,所以服部辨别不出他的心情。正在他犹豫要不要象征性安慰一句的时候,工藤又说话了。

“喂,服部。”工藤叫唤一声后又沉吟了一小下。“你......让和叶生气过吗?”

干吗啊这是。
服部心想让她生气过呢,为了你家的这个祖宗她现在估计就在生我气。想到这里他不满地望向黑羽,黑羽连忙双手合十做出不诚恳地抱歉模样。

“当然啦,你知道的,我们两个平均每周大吵一次每天小吵两次。”

“我不是指那种,”那边的工藤皱起眉头,“就是......比方说,和叶非常认真的和你吵架,你没有及时挽回局面,就......造成了不太好的后果。”

了解事情始末的平次自然十分明白对方的隐喻。他看了眼黑羽现在的表情,果不其然的晦涩复杂,心事重重。

“要是我的话实在不行买个礼物道歉吧......还能怎么办,直率一点比较好处理问题吧。”

“......说的也是。”工藤应了声,“谢了。”

不不不,应该我说抱歉才对。
心虚的服部连道了几声没关系之后才挂断了电话,事后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怎么样,黑羽,回不回去?”
服部言外之意工藤现在都在满大街找你,你还要赖在我这吗?

“......”黑羽快斗换了个撑脸的姿势,“不,先不了,我在这里住一晚。”

“喂喂,不是吧,找你的那个人可是那个工藤唉,你以前明明不用他找就自动倒贴的,膨胀了你这是?”服部调笑着打趣,见黑羽没反应语气一转又正经了些,“让人过于担心可不是太好啊,黑羽,可别意气用事。”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黑羽用食指点了点嘴唇,闭上眼睛再睁开后负面情绪已然一扫而空:

“好啦,睡觉睡觉~”
“等等、黑羽你?!喂那是我的枕头!!”


“啧,那家伙到底哪里去了......”

工藤撂下电话,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以往两人的吵架大多是以黑羽先认错告终——所谓以前有多么宠,现在有多么绝。黑羽切断了一切工藤能和他联系上的通道,包括间接的。现在的黑羽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该说是不愧是魔术师吗。

他这次真的生气了。非常。

工藤清晰地认知到了这一点。他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么点,就那么一点的后悔。或许他真的太自以为是了,擅自认为又擅自决定一些事情,没有切实的把黑羽的心情考虑进来。大概也是黑羽对他的纵容稍微过了火,他竟然直到现在才能进行深刻的反思。

——作为恋人,他真的太差劲了。

工藤垂下眼帘,双手交叠在一起。现在已经半夜了,黑羽还是没有回家的意思。想起黑羽走前声嘶力竭的话语,他的心无故地抽痛了一下。

啊啊,他体会到了,黑羽每次在他专心破案、无心顾及其他的时候,等待的焦急与担心是多么难受于心。
他轻舒出一口气,强使自己冷静下来梳理线索。闭上眼揉着太阳穴,还是选择回顾一遍一直不愿面对的自己和黑羽最后的对话。

线索......在哪里?

啪的一下。灵光一现。

【担心之余后来却发现我跟着别人一直呆在一起,你不会难受吗?】

——......?
不会吧。

工藤无来由地想起这句话,眨了眨眼睛,表情古怪地抚上泛过一丝酸意的胸口。



第二天的黑羽被带着黑眼圈的工藤拎着耳朵回家了。

在凌晨一点的时候工藤准时敲开了服部家的门。服部显然还没睡醒,奈何门铃太吵以及黑羽睡太死,他不得不去开门。
“谁啊——”
“服部,把快斗叫出来。”

得了,不用睡不睡醒了,魂都吓精神了。

“工、工藤?!”

“是我。”工藤翻个白眼点头,又重复了一遍,“快斗在里面的吧,把他叫出来。”

“呃、你在说什么啊、哈哈,黑羽怎么可能在我家......”
“哦,得了吧,”工藤对这等破烂的掩饰嗤之以鼻,“当真要我戳穿你们?”

“......”服部平次沉默了两秒。

“我发誓,全是黑羽那小子的主意。”

多么美好的兄弟情谊。


惨了惨了,新一这回不会真生气了吧。

千算万算没算到工藤会在凌晨找自己的黑羽面色便秘,工藤走在前面健步如飞,黑羽在后面找不到任何的搭话机会。

自己该不会要睡一年的客厅啊......别吧......

想到伤心处的黑羽的心在滴血,丝毫没注意到前面有人停下脚步,垂着头的他直直地撞上工藤的后背。

“嘶——好痛!”黑羽条件反射地捂上鼻梁,眼泪都要被撞出来了,“新、新一?”

工藤没回头,黑羽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阴是雨。

“快斗。”
“哦,在、在!”

“这次......抱歉啊。”工藤的声音别扭地低到不行,“我会好好注意的,不会有下次了。”

......???

黑羽本来是等着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新一......”
“咳,但是你晚上夜不归宿还是不对的,”工藤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罚你这个月的周末不准去甜品店。”

......。

刚涌上来的感动就这么被咽了下去。

“啊啊啊啊新一没有甜食我会死的!”
“撒娇无效。”


END.



后续。

“唉,新一你周末不用去查案子......?”

以往的周末工藤都是警察署刚开门就马不停蹄的赶过去,黑羽起床都是见不着自家恋人的人影的。但是今天他含着牙刷打算吃早饭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工藤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今天没案子。”

工藤又翻过一张无聊的文字,抿了一口黑咖啡,“目暮警官让我放了一个月的大长假,说我是高中生不容我管太多......说起来还送我了一个礼盒。”

黑羽看了看桌子,果然有个包裹严实的超大礼物盒。“我帮你拆开?”

“嗯,谢了。”

黑羽打开层层叠叠的包装,内心吐槽道什么玩意这么贵重包这么老多层,这是要干吗——

赫然是几盒包装在一起的精致蛋糕套装。

!!!

黑羽猛然回过头,工藤看着礼物又瞥了他一眼,“是甜的啊。”

“......我不喜欢吃,你看着办吧。”

黑羽当然没有错过工藤转头后发红的耳根。


这算是什么惩罚啊......

分明就是吃醋后变相的撒娇啊,翻译过来不就是:
【这个月哪都不准跑,留在家里陪我】啊。

评论(18)

热度(423)